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记者:杜鹏

在因疫情而赚得盆满钵满之后,鱼跃医疗开始对外进行多笔乱投资,涵盖房产和小贷业务。

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范围爆发,抗疫产品需求旺盛,鱼跃医疗(002223.SZ)向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了大量抗疫产品,为抗疫做出较大贡献,值得肯定。与此同时,公司收获了巨大经济回报,2020年全年实现净利润17.59亿元,同比增长133.74%。

疫情中赚到钱的鱼跃医疗开始连续大手笔对外投资,其中不乏质疑之声。一方面,公司高溢价收购亏损医疗资产,却不让交易方给出任何业绩承诺;另一方面,公司大手笔购买商品房、土地,以及涉足消费金融,存在不务正业之嫌。

高溢价收购亏损资产

5月11日,鱼跃医疗公告称,公司拟受让浙江凯立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下称“凯立特”)的 50.99%股权,本次交易的交易4.08亿元对价系按照凯立特整体股权估值 8亿元计算并经各方协商一致确定。凯立特成立于2010年,致力于研发、生产、销售以高端生物传感器为核心技术的医用便携式监测系统,包括动态血糖监测(CGM)、血气及电解质以及其他 POCT 即时检验产品。

凯立特经营时间已经超过10年,然而其规模却小得可怜,而且还连续亏损,其2020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30万元、-1531万元,2021年1-3月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8万元、-439万元。如果2020年亏损归因于新冠疫情影响,那么2021年一季度为什么仍然亏损呢?

血糖监测是凯立特主要产品,2019年,国内糖尿病确诊患者已达到 1.16亿人,血糖监测市场规模过去多年来保持快速增长,如今市场已经接近百亿规模。在快速增长的血糖监测市场,凯立特10年经营却只有几百万元收入规模,表明其经营成绩完全不及格。截至2020年12月31日和2021年3月31日,凯立特总资产分别为1亿元、9526万元,其中应收账款分别为零、2万元。对于企业而言,应收账款肯定是越少越好,说明对下游议价能力极强,但是血糖监测不是茅台,生产企业相对下游渠道并没有占主导地位的议价能力。凯立特账上几乎没有应收账款,这是极不正常的,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

截至2021年3月31日,凯立特净资产8513万元,相比4757万元的注册资本仅多出来3756万元。凯立特历史上有过多次增资行为,净资产相比注册资本增值金额大概率多数来自增资资金,并非利润留存,这说明凯立特2010年成立至今大概率没有赚到什么钱。

凯立特本次交易整体股权估值8亿元,是净资产的9.4倍,属于典型的高溢价交易。然而奇怪的是,鱼跃医疗却没有让交易对方给出任何的业绩承诺,交易对方成为本次交易最大受益方。凯立特如果未来业绩不达预期,减值等损失将完全由上市公司全体股东承担。

凯立特核心产品是动态血糖监测(CGM),其实鱼跃医疗本身也有血糖监测产品,不过是属于指血血糖(BGM)类别。对于本次收购,鱼跃医疗公告表示,公司将致力于指血血糖(BGM)与动态连续监测血糖(CGM)业务的战略协同,以及患者管理软件 APP 的开发运用,打造全新糖尿病管理闭环解决方案。

指血血糖(BGM)属于传统常规监测方法,测定的仅仅是某个时间点的血糖数值,动态连续监测血糖(CGM)能全面、真实地反映患者各时段血糖水平。目前连续动态血糖监测(CGM)在欧美已逐渐普及但在中国国内市场渗透率较低,未来市场成长空间广阔。

连续动态血糖监测(CGM)虽然前景向好,但是凯立特面临的竞争对手不容忽视。从全球连续血糖监测行业竞争格局来看,雅培市占率位于全球第一,占比44.5%;其次为德康,市占率为35.7%;美敦力以市占率19.3%排名第三。国内市场来看,除了国外强势品牌以外,国内主要从事连续血糖监测仪开发的公司则有圣美迪诺、美奇医疗和三诺生物、上海移宇,这些竞争对手规模要比凯立特大得多,凯立特未来经营面临不确定性。

不务正业

2020年年末,鱼跃医疗的其他非流动资产为4.59亿元,相比期初增加101.08%,2021年一季度末继续攀升至6.57亿元。根据年报披露,其他非流动资产中有2.2亿元为向南京苏宁仙林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南京苏宁”)认购总建筑面积为1万平方米的商品房支付的预付款项。

对于这笔巨额购房款,鱼跃医疗2020年年报没有披露其余更多信息。《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公司在2020年12月期间也没有专门发布公告披露此事项。这也就意味着,该事项没有通过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这是否合规呢?

南京苏宁是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后者2020年位列中国商业地产百强企业TOP5。南京苏宁是南京仙林苏宁广场的经营主体,仙林苏宁广场是2019年苏宁全场景布局智慧零售的重要项目,项目位于仙林大道以北,紧邻地铁2号线仙林中心站,规划约52万平方米,总投资达67亿元,涵盖21万平方米高端精品购物中心、五星级酒店、甲级办公写字楼、美术馆、博物馆等多元业态,预计2021年建成。

鱼跃医疗总部位于江苏丹阳市,属于省辖县级市,由镇江市代管,公司目前总员工数5525人,截至2020年年末,固定资产中的房屋建筑物账面价值13.51亿元。可以说,目前房屋完全可以满足所有员工办公需求,为何鱼跃医疗要在南京大手笔买下1万平方米的商品房呢?

如果鱼跃医疗不能给出合理解释,那么其极有可能纯粹是在投资房地产,这是对医药主业资源的一种浪费,存在不务正业之嫌。鱼跃医疗大笔买入商品房,反映的是大股东意志。公司完全可以加大分红,由大股东自身来购置上述商品房,而并不是由上市公司花钱来买这么多的商品房。

根据年报披露,鱼跃医疗其他非流动资产中,还有2亿元为向丹阳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预付的土地开发款项。上市公司目前共有两项在建工程,分别为手术器械生产线、医疗器械生产线,预算数分别为820万元、2900万元,累计投入比例分别为86.21%、78.98%。公司目前并没有大项目开工,那么其买来的土地又是用做什么用途呢?

除了其他非流动资产以外,鱼跃医疗账面上还有金额不菲的其他权益工具投资,2020年年末为6.17亿元。其中,金额最大的是重庆蚂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称“重庆蚂蚁”),账面价值3.99亿元。

2020年8月22日,鱼跃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与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蚂蚁集团”)等多方在重庆市设立重庆蚂蚁。其中,蚂蚁集团和公司分别出资40亿元、3.99亿元,成立后股份占比分别为50%、4.99%。

蚂蚁集团原本是要在2020年11月5日完成A股和港股的同步上市,拟募资规模是345亿美元,有望创下全球最大的IPO纪录。就在其上市前夜,风口突变,IPO戛然而止。当年11月3日晚间,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暂缓蚂蚁集团科创板上市。在此之前,蚂蚁集团刚被四大监管部门联合约谈。

随后,蚂蚁集团进行全面整改,成立金融控股公司,意味着全部金融业务接受监管。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其估值,此前外界对蚂蚁憧憬最大的是其科技属性,估值可以高达50倍PE;但如今回归金融属性后,其估值按金融同业来估算,可能要回落至10-20倍PE。

2020年11月,银保监会和央行共同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其中备受关注的是,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也就是说,网络小额贷款公司一年最高融资额不能超过净资产的4倍,蚂蚁集团以较少资本金撬动高额贷款规模的高杠杆玩法将不会再出现。

花呗所在小贷公司“重庆蚂蚁”的注册资本为80亿元,一年也就只能融资最多320亿元。5月25日,借呗和花呗两个ABS(资产抵押债券)终止发行,共计180亿元人民币,蚂蚁集团无限制扩张的时代结束了。

面对政策强监管,鱼跃医疗投资的重庆蚂蚁前景毫无疑问将大打折扣,这笔投资与医药主业无关,也是鱼跃医疗不务正业的表现。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