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618年中大促,本应是快递企业最为繁忙的时候,但进入6月份,中通、圆通和韵达部分乡镇网点却被曝倒闭,快递只运输到市区,想要在乡镇代收点取件,消费者需要交2元至5元的取件费用。

对此,韵达股份有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类网点关停的情况仅存在部分地区,且均为加盟网点。”

有不愿具名的快递企业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乡镇网点基本都是加盟制,快递企业总部会有部分补贴,但即便是跟其他企业一起采用共建共配的模式,对于这些网点来说仍旧运输成本太高,多收费又不合规,尤其中西部的部分乡镇网点,一直处于亏钱状态。

“乡镇快递网点出现的问题是发展初期的必经阶段。”快递100CEO雷中南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客观来讲,乡镇地区居住密集度不均匀,业务量也不均匀,导致运营成本较高。

圆通速递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快递行业价格竞争较为激烈,末端网点的压力比较大,乡村网点上个别会有变动,对公司来说,加盟网络和末端网点整体稳定,公司在乡村还是做了很多布局的。”

快递业再掀价格战

乡镇快递网点难盈利

当低价模式搅动下沉市场,部分乡镇快递网点“撑不住了”。

对此,有快递企业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受激烈市场竞争的影响,部分地区的快递网点确实承受着比较大的压力。本身很多乡镇网点没有发件量,派件数量也不多,运输成本太高。

事实上,激烈的价格战给末端网点带来的最大问题是快递员不稳定和加盟商不赚钱。

经营着多家门店的网点老板小玮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除了支付人员成本,网点还需要持续投入车辆、场地、甚至客户的垫款等各项开支,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

不堪一击的末端网点成为快递行业价格战的“牺牲品”。

“目前偏远乡镇快递网点普遍存在业务结构单一、收派件比例失衡、派件收入少,以致于盈利空间小。”韵达股份方面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部分网点为了增加个人利润空间,可能会采取擅自增加快递派送费等额外费用,而地方监管部门为维护市场秩序会介入整改甚至勒令关停。”

雷中南还提到,从主观上来说,快递末端管理粗放,信息化程度低,站点老板缺乏多元化经营意识。而快递公司近年来的低价竞争,对快递派、寄价格的一降再降,也导致乡镇网点运营成本入不敷出的情况。

多元化经营或缓解网点压力

共享共配模式成快递进村关键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走访了辽宁、浙江等多地的乡镇快递网点,并未发现网点取消现象,乡亲们还在享受着“买买买”的快乐。

辽宁省朝阳县瓦房子镇位于辽宁西部的丘陵地带,位居朝阳市与葫芦岛市交界处,北距朝阳市约80公里,大约需要近二个小时车程。辖区内共有8个行政村,人口总数约两万余人。

据当地的一位居民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镇子上共有四家、五家快递服务网点,目前均正常营业,每天收发快递的人都很多。

现居朝阳市的李先生五一前刚在网上为居住在瓦房子镇杨树沟村的父母购置过两个净水器替换滤芯,其中一个从北京由顺丰发货,一个从沈阳由京东快递送出,从网上下定单算起,只用了两三天,家里的父母就陆续收到了货品。李先生的母亲王女士告诉记者,“快递到达后,‘富强车行’就会打电话过来,直接过去取就行。”

据王女士介绍,“富强车行”是镇上的一个快递收发点,这里无论是取快递,还是发快递,都没有任何额外的费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