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离职的总经理中最短任期仅有半年

中小公募基金公司忙“换血”

近日,记者注意到,惠升基金、红塔红土基金、中信建投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近期相继发布了高管变更公告。有业内人士分析,公募基金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预计行业人事变动以后会越来越多。

多家公募基金公司发布高管变更公告

记者注意到,6月12日,3家公募基金公司发布了高管变更公告,涉及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其中,惠升基金公司公告称,原公司董事长蒋宁因个人原因离任,董事长职位将由万跃楠担任。万跃楠在今年4月之前曾在另一家公募长安基金公司担任董事长。红塔红土发布公告表示,原公司总经理饶雄因工作调整离任总经理,总经理职位将由该基金公司董事长李凌代任。中信建投基金公司也发布高级管理人员的变更公告,聘任方俊才担任公司的副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惠升基金、红塔红土基金、中信建投基金均是典型的中小型公募基金公司。根据基金公司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今年一季末,惠升基金、红塔红土基金、中信建投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分别是215亿元、82亿元、299亿元。

“二八格局”分化明显 预计人事变动将增多

随着公募基金行业“马太效应”的加剧,中小型基金公司的生存空间也受到进一步的压缩,其公司人员变动更为频繁,不少总经理任职时间也在缩短,今年以来离职的总经理中最短任期仅有半年。

值得关注的是,资金在向头部基金公司和头部基金经理聚拢,行业“二八格局”分化明显。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市场11484只具可比数据的公募基金中,有2557只(A/C份额分开统计)基金的管理规模低于2亿元,占比达22.27%,其中规模低于5000万元的基金有1593只。

与此同时,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在主动偏股基金中,市场中在管资金规模最大的前10只基金管理资产总规模已达到6286亿元,而全部权益型基金平均规模约为11.64亿元。

有公募基金业内人士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透露,基金公司的盈利主要是管理费收入,所以产品结构是挺重要的,权益产品比重大的,管理费收入就较高,公司的盈利水平就好。

事实上,近两年,基金公司高管变动一直保持高频的节奏。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公募基金行业每年都有上百家公募高管变更,变更人数都超过了300人。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缘于不少公募机构的股东和职业经理人利益不一致,股东追求当期利润,职业经理人需要时间来培育业绩,包括“招兵买马”、升级系统等,这些投入都有运营周期,同时相互之间也缺乏一定的理解和信任。如今,公募基金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预计行业人事变动以后会越来越多。

基金开启“限购模式” 平滑短期基金净值波动

在基金公司高管层变动之际,基金市场同样也波动不断。随着资本市场的回暖,不少投资者持有的基金也开始回本、盈利。

然而,基金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了,记者注意到,近期部分基金陆续开启了“限购模式”,截至6月15日,本月已有超百只基金发布了限购公告,其中,不乏明星基金的身影。以袁芳所管理的工银瑞信文体产业、工银瑞信圆兴为例,6月8日,工银瑞信基金发布公告称,自2021年6月9日起,对工银瑞信文体产业的投资者单日单个基金账户单笔或多笔累计高于10万元的申购、定期定额投资、转换转入业务进行限制,原因为“保护基金持有人利益”。同日,工银瑞信圆兴对投资者单日单个基金账户单笔或多笔累计高于10万元的申购、定期定额投资、转换转入业务进行限制,原因同样也是“保护基金持有人利益”。

事实上,从今年年初基金“破圈”后,刘彦春、张坤、周应波等明星基金经理都纷纷对自己旗下的基金开启了限购模式,甚至有些直接暂停申购。

玄甲金融CEO林佳义分析,基金限购与短期行情高度相关。即一季度和二季度公募抱团股暴跌后,短期流动性稍微宽松带来一波反弹,不少散户被短期赚钱效应吸引希望再次申购。限购主要是为了控制公募申购短期买进卖出带来的影响。此类限购,会平滑短期基金净值波动,提升管控度。

私募排排网财富管理合伙人郭薇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补充道,基金宣布限购,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市场经历过上涨之后,整体估值已经走高,优质投资标的的估值已经不再便宜,基金公司选股和建仓的难度在加大,现在这种情况让投资者申购会影响后续体验。“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基金限购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基金公司积极负责的态度,通过限制规模和资金申购速度,让现有投资者利益得到最大保证,同时也是对申购的投资者负责。”郭薇说。

郭薇建议,在刚兑被打破之后,资金流入权益市场的迹象非常明显,但其实很多资金可能原来对基金行业,尤其是私募基金行业并不了解,基于谨慎的角度考虑,会选择行业中的头部基金公司进行投资,因此,未来热门基金限购会成为一种趋势。“当下,任何头部基金或者热门基金都不是最优的选择,建议投资者寻找小而美的基金进行投资。”郭薇说。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