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利策略在国内外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且从业绩上也证明了它的长期有效性。根据Bloomberg统计,采取红利因子的ETF是美国权益类单因子Smart Beta ETF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实际上,现金分红是上市公司回报投资者的重要方式,也是长期价值投资的基础和重要参考指标。目前国内经济环境处于温和复苏中,在此背景下,有盈利及现金流状况良好的龙头股,往往能够享受到一定的估值溢价。这些公司通常也是基本面良好,能够实现稳定分红的上市公司。

从两组数据来看,2016年至2021年6月17日,沪深300红利和沪深300指数历年收益率分别为-5.59%、30.16%、-17.86%、21.28%、3.17%、1.37%和-11.28%、21.78%、-25.31%、36.07%、27.21%、-2.10%。中证500红利和中证500指数历年收益率分别为-12.26%、0.31%、-24.15%、12.72%、2.24%、14.42%和-17.78%、-0.20%、-33.32%、26.38%、20.87%、3.91%。可以看到,2016年、2017年、2018年连续3年以及今年以来,红利策略能够跑赢相应的宽基指数,在2019年及2020年成长风格较强劲的市场环境下,红利策略跑输相应宽基。近15年,沪深300红利及沪深300指数的年化收益为11.51%和10.25%;中证500红利及中证500指数的年化收益为18.76%和7.98%。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到,红利策略在我国A股市场长期来说是较为有效的。

红利策略的核心是运用股息率进行选股。股息率等于股息支付率除以市盈率。一方面,高股息支付率跟企业盈利能力和企业现金流状况有关,企业要有足够的盈利能力和良好的现金流状况,才能把赚到的这部分现金利润用于红利支付。另一方面,股息率背后反映了上市公司的低估值、低市盈率。这意味着对于广大普通投资者,选择分红能力强的个股具有盈利高、估值低这样的特点,往往能带来更可观的投资回报。但是,高股息个股选择比较困难,如搜集上市公司分红数据,甄别其他财务数据等等。对于投资者来说,借助基金投资不失为较好的选择。

国内红利策略基金大致分为三类:采用红利因子的Smart Beta被动指数型产品、跟踪相关红利指数并采用量化手段增强的增强指数型产品,以及基金经理主观进行投资的主动型产品。这三类产品中基金经理主观的成分逐层递增,并且一般综合费率也呈现逐层增加的特点。

第一类,采用红利因子的Smart Beta被动指数型产品。在编制方法上存在一定差异,首先,是样本股范围,有单市场指数、跨市场指数和特定宽基指数等;其次,在加权方式上有所不同,大部分产品采用的是股息率加权,少部分产品则仍然采用市值加权法;最后,在个股选择上,部分根据股息率的高低进行筛选,另有部分除分红的绝对数值外,还考虑上市公司整体盈利和分红能力的持续性,如增加EPS、每股未分配利润、ROE等指标进行筛选。

第二类,跟踪相关红利指数的增强指数型产品。由于指数增强型产品要求投资于跟踪指数的成份股和备选成份股的资产不低于股票资产的80%,并且会设定较严格的跟踪误差限制条件(通常为年跟踪误差8%以内)。因此指数增强型产品往往展现出与其跟踪的标的指数较相近的波动特征,并且基金经理会运用量化等手段,力争实现战胜跟踪指数,获取超额收益。

第三类,主动型红利策略产品。除了上述两类指数型产品外,国内也有较多红利主题的主动型基金的存在,这些基金在红利股票池的基础上,由基金经理进行主观判断,选择具有竞争比较优势、较好盈利能力、内生成长性和财务状况的上市公司,力争选出具有稳定股息收益的优质上市公司,从而实现资产增值。

这三类产品各有利弊,Smart Beta被动指数型产品编制方法公开透明,投向明确,费率较低,但从收益角度通常不及后两类产品;主动型红利策略产品则反映基金经理主观判断,投资标的随基金经理观点改变而变化,透明度不及前两类产品,费率较高,但通常收益也是三类产品中最高的;而指数增强型产品的特点则介于两者之间。投资者可根据自身的收益风险偏好和实际情况进行选择和投资。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