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潘俊文

河北“明星”芯片厂夭折:省重点项目、海外专家、公司仅建一栋楼就没钱了…

紧挨工业大街,石家庄循环化工园区内占地30亩的河北昂扬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昂扬公司),除了一栋还未完工的办公楼,就是空荡荡的荒地。

昂扬公司曾是一家“明星企业”,总投资10亿元,占地面积255亩,主要生产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还先后被列为石家庄及河北省重点项目。但是,2018年昂扬公司的芯片项目夭折了。不仅项目停滞,公司烂尾,两位负责人的纠纷也一直持续到现在。

过去两年,昂扬公司的董事长步建康实名举报总经理徐国中涉嫌骗取政府补助资金和国有土地。“我就是他骗取政府扶持政策的工具。估值1.6亿元的土地,不应该成为他的私人财产。”

徐国中则向红星新闻回应,步建康的举报是胡说八道。徐国中与步建康的纠纷案,徐国中一审胜诉,后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知识产权归步建康所有,步建康则将持有的35%股权转让归徐国中和另外一个股东。

从明星项目到烂尾工程,昂扬公司的芯片项目经历了匆忙上马、资金链断裂、合伙人纠纷。

海外专家回国合作研发“芯片” 公司买地建完一栋楼就没钱了

今年48岁的步建康是知名专家。他1997年赴美留学,在美国学习工作18年,是一家公司的中层,掌握高端大功率芯片技术。

2015年回家乡河北创业,经人介绍和石家庄循环化工园区徐村村民徐国中合作,在石家庄成立了昂扬公司,致力于研发和产业化“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相关材料显示,当地政府也对这个高科技项目给予支持,项目被列为“河北省重点建设项目”,省市“十三五规划”重点项目。

昂扬公司宣传材料显示,公司是一家以留美技术专家团队为核心,其成员有IEEE终身理事,半导体领域的世界权威和任职于行业世界前三企业的研发主管,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全面掌握芯片设计、芯片工艺、后道封装三位一体的整套技术,具有世界一流水平,是一家以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为核心产品,集IGBT芯片和模块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

其主要生产的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广泛适用于绿色家电、工业装备、太阳能发电、新能源汽车及充电桩等诸多领域,该产品突破关键元器件的技术瓶颈,填补国内空白,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据步建康介绍,徐国中以资金入股方式占股50%,任总经理,他以技术入股方式占股35%,任董事长。“项目在2015-2017两年间进展良好。研发在2017年5月初步成功。经‘国家半导体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和广州车规级功率模块客户测试,样品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但是,继续研发和产业化需要资金,昂扬公司芯片项目匆忙上马后,很快资金链就断了。步建康称,徐国中违背初始协议约定,把大部分资金用于购买土地和建设办公楼,没有把钱用于芯片生产设备购买和洁净间建设。

“徐国中提供的公司财务报表表明,投资股东实际投资3250万元,土建和待付土建费用超过3300万元。相当于他的全部投资只是买了地,建了一个大楼。明显是通过虚拟合作公司来违法占有国有土地使用权,套取政府配套支持资金。”步建康说。

步建康称,徐国中伪造他回国之前的研发支出,骗取项目补助资金200万元;伪造10个亿的重点项目申请,骗取土地指标120亩;伪造5743万元银行资金证明,谎称他有实力建设芯片生产洁净间和购买芯片生产设备,骗取政府半价优惠支持的土地30亩。但是其得到土地后,完全不兑现建厂承诺,导致和国际先进半导体公司合作建厂的计划无法实施。

步建康认为,他是被徐国中骗了,自己只是形式上的“董事长”,没有任何权力,徐国中担任公司法人代表和总经理,他儿子实际担任总经理。“我就是他骗取政府扶持政策的工具,在公司仅仅有研发工作的权利,在项目研发和更多高科技人才引入及报酬上都不能做主。无法保证项目研发工作正常运转,更无法决定任何重要事情。”步建康说。

合伙人诉讼纠纷:没有按照约定完成芯片研发

2017年,步建康和徐国中的矛盾逐渐爆发。步建康到法院起诉昂扬公司和徐国中,要求法院判令解散昂扬公司。

随后,徐国中反诉步建康,请求法院判决解除他与步建康于2015年4月2日签订的《合作协议》;请求判决将步建康持有的昂扬公司35%的股权归还他;请求判决步建康赔偿他出资损失合计1520万元。

理由是:步建康不仅没有履行商业计划书约定的六个月完成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技术打开民用市场的义务,而且历经两年多的时间仍然没有完成。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其虽然进行了有限的研发工作并取得了个别专利,但距离实现其在合作协议中承诺的提供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技术并研发产品、形成订单、获得合作利润这一合同目标遥遥无期,其承诺研发的产品至今还未能通过测试鉴定定型,更未形成订单。

对此,步建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没有按时完成研发原因是,当时没有研发资金,也没办法雇佣相关的研发团队。另外,当时把芯片生产的前端和后端分开了,生产线变长根本不可能6个月完成。“这些徐国中都知道。”步建康说。

(2017)冀01民初1024号判决书显示,一审徐国中胜诉,步建康不仅要将35%的股份给徐国中,还要向徐国中赔偿出资损失1200多万元。步建康不服,提出上诉。

随后,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法院也作出了(2018)冀民终628号民事调解书。和解协议中,双方自愿解除合同,合作期间的知识产权归步建康所有;步建康则将持有的35%股权转让归徐国中和另外一个股东;步建康还需要向徐国中支付案件涉及的费用共计1100万元。

此外,步建康起诉解散公司的案子,一审被驳回,他继续上诉,要求法院判决无偿收回土地给国家;要求收回河北省发改委后补助资金200万元;要求依法查处诈骗土地、诈骗政府资金的违法违纪行为……但是,该案二审,法院驳回了上诉。

官方回复:公司土地通过正规出让,合法取得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目前步建康和徐国中主要矛盾集中在昂扬公司所占用的30亩土地。步建康说,他正在向最高法申诉,希望相关部门收回30亩土地,因为据他了解这块地目前估值1.6亿元,不应该成为徐国中的私人财产。

2020年9月,步建康在人民网上公开举报质疑昂扬公司占有国有土地。随后,石家庄政府回复称,经循环化工园区管委会调查核实,2016年1月26日,昂扬公司通过公开出让方式取得该地块30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于2016年2月16日办理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证【石化国用(2016)第00002号】。另外,此前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下达的土地利用指标120亩当时未使用,后来石家庄国土资源局根据相关材料已经全部收回。

关于收回该项目30亩土地问题,石家庄政府回复,昂扬公司微电子项目土地使用权于2016年1月26日取得,2016年12月动工建设,2017年11月研发楼主体建成。2017年,对该项目开展疑似闲置核查,并呈报上级同意,认定该宗土地并不存在闲置问题,不符合因土地闲置而收回的条件。

10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到石家庄市循环化工园区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上面石家庄政府的回复确实是他们调查核实的。工作人员说,昂扬公司是合作人员发生纠纷,但是公司的30亩土地是通过正规出让,合法取得的,不存在问题,现在土地还在公司名下。

上述工作人员称,这30亩土地因为有动工建设,所以不算闲置地块,至于下一步怎么办,园区会和企业进行沟通协商,希望尽快把土地利用起来,为园区带来效益。

10月14日下午,针对步建康的举报,红星新闻记者电话联系到徐国中,他说步建康对他的举报是胡说八道,对于案子的情况判决书已经写得很清楚,他就不再回应了。

芯片行业需警惕:创业团队“浮躁”,地方政府“砸钱”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芯片相关企业的数量在2020年上半年增长迅速。截至7月20日,中国共有芯片相关企业4.53万家,仅今年二季度新注册企业就有0.46万家,同比增长207%,环比增长130%。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晶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半导体产业吸引了许多国内企业参与,在一些细分领域,甚至有近百家企业扎堆竞争。

朱晶认为,从具体的项目上来看,继前些年大硅片领域出现大项目扎堆后,化合物半导体等领域又出现类似情况。仅2020年上半年,国内就有接近20个地方签约或开工建设化合物半导体项目,合计规划投资超过600亿元。并且,这些项目有八成落地在国内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普遍是些半导体产业基础薄弱、没有相关项目建设经验的地区,这些项目的可持续性再次引发业界担忧。

今年9月,《新华每日电讯》发表评论文章称,分析目前烂尾的几个项目,背后其实有共性:技术过于依赖“外商购买”,投资地方政府“一头热”,牵头方并非是在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的中坚稳定力量。

芯片行业需要警惕的是:隐藏在背后,有创业团队的“浮躁”心态,有些核心队伍尚未成型,仅有“PPT”就迫不及待路演;也有部分地方政府是“砸钱”心态,认为重金布局总能成功,却可能空耗人力、物力、财力;更有企业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即便不成功,也有大厂接盘。

烂尾所带来的财政浪费不说,多地项目之间上演“抢人大战”,导致优质资源被分散,一些龙头企业单体竞争力反而被削弱,不利于我国芯片行业长期发展。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