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药智网 记者:弎

2021年6月18日,科济药业正式港交所上市。但这个被人寄予厚望的生物制药企业看盘即迎来大跌,首日上市低开17.53%。

自港交所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后,国内不少研发管线优秀的未盈利生物药企选择赴港上市,希望得到更多资本市场力量,加速推进研发管线落地,率先抢占亟待满足的市场。但上市之路哪可能如此一帆风顺,总有那么一些企业即使有头部机构背书,上市状况也远不如市场期望。

和多数创新药企相同,科济药业在招股书中同样极力自荐,自称为“CAR-T细胞疗法领域的领导者”,并表示自己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识别、验证和报告Claudin18.2(或CLDN18.2)和磷脂酰肌醇蛋白聚糖-3(或GPC3),作为CAR-T疗法的合理肿瘤相关抗原的公司。同时,公司创始人兼CEO李宗海在记者发布会上还强调,科济药业拥有全球潜在同类首创CLDN18.2CAR-T候选产品,也是全球唯一IND获批产品。之后还伴随11个候选产品,也均为自主研发且拥有全球权益的产品,目前已获7个CAR-T的IND批准,也是唯一获美国FDARMAT认证的中国CAR-T公司。

但科济药业管线核心竞争力究竟如何,却并非一两句话就能说清。

抛开财务与管理,生物药企管线即核心

CT053

科济是将CTO53定位为"唯一核心候选产品",为拥有竞争优势的升级版全人抗BCMACAR-T,BCMA作为多发性骨髓瘤的重要靶点,近年来一直雄踞各路肿瘤学会年会的海报墙,属于CAR-T领域中红海竞争。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从各项临床数据上的表现上看来,传奇生物表现最佳,其次是蓝鸟、科济、驯鹿、巨诺等,如果硬要在这其中给科济药业找个对手,比之传奇生物或有不及,更合适的或许应该是蓝鸟的adecma。

CT041

作为针对实体瘤的全球潜在同类首创CLDN18.2CAR-T候选产品,各大跨国药企也有所布局,侧面证明了其一定价值。但是,科济药业CT041目前仅仅处于刚过IND和安全性测试,刚刚开始I期临床(中国lb/II期、美国lb期),疗效、不良反应都是未知数,实在太初级了。对于现在的科济药业,甚至3-5年的科济药业意义都不大,且作为全球首创,风险也是极大的。

CT011

针对肝细胞癌的全球潜在同类首创GPC3CAR-T。武田制药的TAK-102、科济生物的CTO11、药明巨诺的jwatm204(214)、艺妙神州im83等都是重点竞争者,且大多连临床患者招募都进行不下去,距离成药的时间比之前者更长。

CT032

CD19作为布局企业最多靶点,被药明巨诺、复星凯特、诺华大哥们都在争得头破血流,复星凯特1月12日也顺利进入行政审批阶段,预计会是国内首个car-t疗法,反观科济的CTO32,还仅是临床I期,无望...

总之,万众瞩目的科济药业在目前既无营收、研发支出还巨大的同时,仅一个CT053能拿出手,剩余管线均不是近期能有希望的产品,5-10年的空窗期对于大多数投资看来实在不值当。虽说无法置喙科济药业潜力巨大,能做到全球首创也的确令人钦佩,但部分投资者连CAR-T领域都保有犹豫,更别说科济药业了。

科济破发背后,或许是整个CAR-T领域的担忧

僧多肉少,市场竞争愈发激烈

2020年,全球基因治疗药物龙头诺华上市药物Zolgensma与Kymriah的合计销售额已达到14亿美元。

2021年4月,全球共上市12款基因治疗药物;

2021年1月12日,复星凯特CAR-T疗法正式进入行政审批阶段,是国内进展最快的企业,预计也将成为国内首个。

而在上述背后,是全球上百家药企的竞争局面,且赛道拥挤,靶点重复,产品同质化尤其严重,脱颖而出的概率尤比八股文中榜。而单论BCMA与CPC3两大靶点,国内与科济药业布局相同的企业就有4-8家,如果加上热门的CD19/CD20,竞争企业则突破了20家。且随着百时美施贵宝(BMS)与合作伙伴蓝鸟生物开发的首个靶向BCMA的CAR-T细胞疗法也已上市,预计后期还会有企业进入瓜分蛋糕。

而就目前而言,科济药业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应该是率先美股上市的传奇生物与港股市场的药明巨诺和永泰生物。其中传奇生物与杨森合作开发的LCAR-B38M/JNJ-68284528目前已向美国FDA递交BLA,属于国内进展最快的同类产品。之后则是药明巨诺、永泰生物、原启生物与艺妙神州等对手虎视眈眈,各家企业均有自己独特的核心竞争力,科济药业想要脱颖而出,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科济药业方面也表示,公司重点产品各项临床数据均非常优秀,且将于2022年上半年向国家药监局提交新药申请,并在2023年上半年向美国FDA提交BLA,总体上进度应该还是靠前的。

价格仍是制约CAR-T规模商业化的最大障碍

由于CAR-T疗法制造条件复杂、技术人员要求高等制约因素,导致目前治疗费用始终居高不下,之前获批的四款产品仅批发价格就足以令人望而却步,Breyanzi价格为41.03万美元、Tecartus和Yescarta价格均为37.3万美元,Kymriah价格在37.3万美元-47.5万美元之间。

而价格背后牵扯出的却又是自体CAR-T疗法本身的技术制约,导致每次生产CAR-T细胞在时间、金钱上均花费较大且无法大规模推广。尽管有着科济药业、恒润达生、亘喜生物、驯鹿医疗、博雅辑因、瓴路药业等等国内外企业对通用型CAR-T疗法相关研究进展。

但至少,目前源源不断宣告上市的CAR-T产品中,情况仍无法真正得到解决,高昂的价格仍极大地限制了大规模商业化的可能,预计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CAR-T治疗上仍将以自费为主,这对商业保险并不普遍的中国,情况更是严峻。

当然不只是CAR-T领域,细胞治疗领域中的绝大部分情况都是如此,而中国特色国情也决定了中国细胞治疗发展之路上的阻碍也将更多,后续销量增长速度将远低于美国,整体渗透率亦会大幅度低于美国。

而这对于科济药业而言,如果凭借居前的临床研究率先上市,却抱希望纳入医保及集采,无异于听天由命。仅仅定价问题就极大的抵消了新发优势,是选择与国际大企业硬刚?还是选择符合中国特色的价格优势?都是前辈考虑的问题。

总结

总体而言,虽说继生物医药的前两次产业变革后,基因治疗很有希望能引领生物医药进行第三次产业变革,更是有望成为未来20年内最主要的药品创新方向。而这其中的car-t治疗领域仍旧处于开发初期,如科济药业一般的企业作为开拓者更重要的作用或许是引领“癌症治疗迎来了各种CAR细胞的新时代”的真正到来吧!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