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蓝鲸财经 记者:沈娇娇

6月23日前,朝聚眼科将评估投资者对其香港IPO的需求,IPO计划募资3亿美元,海通国际和华泰国际担任此次交易的联席保荐人。

朝聚眼科于1988年在内蒙古包头创立,目前有17间眼科医院及23间视光中心,其业务主要包括消费眼科服务及基础眼科服务。消费眼科服务包括屈光矫正(包括老视矫治)、近视防控以及提供视光产品及服务,这些服务的费用一般由客户承担。基础眼科服务包括公共医疗保险计划可能涵盖的白内障、青光眼、斜视及小儿眼病等多种常见眼科疾病治疗。

不过,鉴于近年来中国社会消费需求增加,朝聚眼科计划未来将战略重心更多地放在消费眼科服务业务上。原因在于,在消费升级与眼科服务需求上升双重驱动下,近视防控等消费眼科服务的受众更加广泛,市场空间更为庞大。另外,基础眼科服务更容易产生医患风险。

招股书显示,朝聚眼科近年来营收呈上升趋势,2018年到2019年,公司分别录得收益6.33亿元、7.15亿元,同比增长12.9%。2020年前9个月收入为5.97亿元,同比增加8.5%。

朝聚眼科的纯利率及股本回报率也都在逐年增长。公司纯利率从2018年的4.6%提升至2019年的9.9%,并进一步提升至2020年前三季度的17.2%。纯利率处于行业同期平均值的高位,与行业龙头爱尔眼科2020年同期纯利率18.1%接近。

眼科行业仍处增量市场,多家眼科医院扎堆IPO

临床医学界向来有“金眼科、银牙科”的传言。事实上所言不虚,朝聚眼科所处的赛道极具吸引力。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中国眼科医疗服务市场的规模从2015年的人民币730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127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15.0%,预计将进一步增至2024年的2231亿元。

一方面,国家政策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使得民营眼科专科医院迅速扩张。头豹研究院报告显示,未来,受限于财政压力,公立眼科医院的扩张速度趋缓,而民营医院借机快速发展。预计2020-2025年中国民营眼科医疗行业将以19.5%的增速持续扩张,市场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行业增量蛋糕使得行业龙头受益更多。

另一方面,人们的眼科诊疗需求庞大且持续增长中。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眼健康白皮书》表明,眼科医疗服务在国内有着巨大的需求。国内青少年近视眼总体发生率为53.6%,大学生总体发生率超90%;60岁以上人群白内障发病率高达80%以上,仍然是我国首位致盲性疾病;代谢相关性眼病、高度近视引发的眼底病变凸显,与白内障一并成为我国当前主要的致盲眼病;干眼发病率约21%-30%。

在广阔的市场前景驱动下,这条赛道上已然跑出一个三千多亿市值的行业巨头——爱尔眼科。此外,这两年来,国内眼科医院集团正在扎堆上市,华夏眼科、何氏眼科、普瑞眼科都已经递交了招股书,准备冲刺A股。

同时,有趣的现象是,几家眼科医院集团各自在不同的区域“称霸”,呈各占山头之势。华夏眼科集中在华东地区,普瑞眼科则在西南地区,何氏眼科主要在辽宁为主的北方地区,朝聚眼科在内蒙古地区。

对此,富途投研团队分析师告诉蓝鲸财经记者,一方面,民营眼科的关键在于医生资源获取、质量把控以及复制能力。地方性的眼科连锁在当地比较容易产生影响力,可以较容易获取当地的医生资源,但较难将其扩大复制。另一方面,眼科连锁店的特点就是标准化、重资产、可复制的,背后需要资本的支撑形成规模优势和先发优势。

华厦、普瑞、何氏和朝聚眼科四者IPO的目的皆是想要募集资金,自建医院快速扩张。现在眼科市场还处于增量市场,各家企业均有全国化布局的野心,从区域走向全国。以上这四家企业均为各自区域的龙头,在各自的区域都站稳了脚跟。

富途投研团队还表示,从未来增长空间的角度而言,目前整体眼科行业处于增量市场,空白市场还很多,并未到存量市场竞争。且在眼科产业链中,眼科服务市场的产业价值链占到了70%,所以该赛道的空间天花板还很高。

朝聚眼科难与行业龙头抗衡,上市之后医疗纠纷问题或被放大

虽然眼科服务市场广阔,但是对于朝聚眼科而言,未来如果成功上市,仍然面临较多的挑战。

从市场占有率的角度来说,已有行业巨头爱尔眼科珠玉在前,未来较长一段时间都会在国内一家独大。从旗下医疗机构的数量和分布上看,爱尔眼科的规模最大,连锁机构遍布全国,截至2019年底,其并表的境内医院、门诊部分别为105家、65家。在上市公司体系外,爱尔眼科并购基金同期还拥有275家医院、37家门诊部。而朝聚眼科仅有有17间眼科医院及23间视光中心。

几家眼科医院集团进行对比的话,以2019年为同一对比口径,爱尔眼科、华厦眼科、何氏眼科、朝聚眼科营收分别约为100亿元、25亿元、11亿元、7.5亿元和7.1亿元。后四者与龙头大哥仍有不小的差距。

因此,朝聚眼科想通过IPO进行全国扩张之路,但是离开内蒙古的“自家地盘”之后,是否有能力与其他眼科医院集团抢食,有待验证。

在富途投研团队看来,朝聚眼科眼前可能不是思考如何去挑战爱尔眼科,而是如何站稳内蒙古市场条件下,稳健地扩张,提升江浙地区和全国影响力,加速对二三线市场的下沉。

除了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由于眼科手术等诊疗服务受患者个体、医生技术及医疗设备等多重因素影响,企业面临投诉、经济赔偿或法律诉讼,有损于企业声誉与品牌美誉度。

尤其是眼科医院集团上市进程加速的背景下,其医疗纠纷、医患关系的问题也会被聚焦和放大,对企业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2020年年底,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与爱尔眼科医院的纠纷,在社交平台上闹得沸沸扬扬,令爱尔眼科深陷信任危机,市值一度蒸发近300亿元。

朝聚眼科也未能幸免。根据招股书,朝聚眼科共有42宗与患者有关的医疗纠纷,当中41宗已于截至最后可行日期解决,并向投诉患者合共支付人民币240万元。目前,朝聚眼科尚有一宗未解决纠纷,该名患者在包头医院接受手术后出院,之后发生角膜感染。患者后续由于该等感染导致视力丧失,故而指控医疗失误及治疗不当。

富途投研团队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眼科医疗领域出现眼睛治疗问题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眼睛结构复杂精细,对医生临床水平、医疗器械的要求非常高。任何医院都不可能保障完全规避营运所引致的病人投诉、医疗纠纷及法律诉讼等固有风险。

因此,公司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则变得在快速发展的道路上变得尤为关键。首先,眼科医院集团需要尽力获取优质医生资源、购买高精度的医疗器械等,从源头上避免医患事故的发生。其次,医患事故发生之后,相关眼科医院需要公开透明地走相关的医患事故流程机制,缓解信任危机。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