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购物,可在家门口取件;销售农副产品,快递小哥上门揽件。随着农村物流网络加速布局,更多农村居民享受“快递进村”带来的便利。财政部、商务部、国家乡村振兴局近日联合印发《关于开展2021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健全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支持邮政、快递、物流、商贸流通等企业开展市场化合作,发展农村物流共同配送。

破解农产品“出村难”

在浙江嵊州,上坞山村的辉白茶依靠“物流点—物流专线—物流专员”这一专属配置,破解了“出村”难题。在云南玉溪,扬武镇建起了电商物流公共服务站,居民们通过手机软件扫描货架上的二维码,跑一趟即可领走不同快递公司配送的多个包裹。

提起农村发展,人们常说“要想富,先修路”。在“互联网+”时代,畅通的物流网也是重要的便民路和致富路。近年来,随着“快递下乡”工程推进,农村物流服务水平不断提升。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目前,全国建制村已经全部实现了直接通邮,乡镇快递网点的覆盖率已经达到98%。2020年农村地区累计收投包裹超过300亿件,占全年快递总量的36%,带动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出村进城超过1.5万亿元。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健全城乡流通体系,加快电商、快递进农村,扩大县乡消费。专家指出,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背景下,发展农村物流既有利于推动农村基础设施提档升级,提高农村民生保障水平,也有利于促进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提升农业发展质量,培育乡村发展新动能。

目前,多地正加快相关部署。山东省近日提出打造县乡村三级物流共同配送体系、打通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双向配送设施、全面实施农产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设施建设工程、推进骨干冷链物流快递基地建设等举措。

陕西省提出加快推动交通、农业、商务、邮政、供销、快递网点等设施资源共享共用,打造功能集约、服务高效、资源整合的县乡村三级农村物流网络节点。

河北省邮政管理局近日提出,到今年8月基本实现建制村快递服务全覆盖,有效解决农村快递不按址投递问题。

专家指出,畅通农村物流,意味着打通乡村消费“最后一公里”和农产品进城“最初一公里”,是助农增收、优化农民生活的重要途径,应是推进乡村振兴的题中之义。

因地制宜补短板

根据国家邮政局印发的《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到2022年底符合条件的建制村要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国家邮政局近日表示,今年将继续落实行动方案,力争到今年底,东部地区基本实现快递服务直投到村,中、西部地区直投到村比例分别达到80%和60%。

“‘村村通’的内容不仅仅是通路,相关配套设施和功能也要同时规划。”物流行业专家杨达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农村物流网络建设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一是利益驱动不足。快递服务一定程度上存在派件多、揽件少的情况,收益率相对较低,影响了一些快递企业“下沉”到中西部偏远农村地区的意愿。二是集约化程度不够。农村市场业务规模相对有限,不适合每家快递企业都布局末端网点。

针对当前农村物流发展的短板,不少企业正积极布局。菜鸟打造的乡村数字化物流网络——共同配送项目已在多地落地,构建了产、运、销一体的供应链体系。顺丰围绕“互联网+农村物流”,致力于提升县乡村快递仓储配送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中通近日还在浙江桐庐进行了无人机配送首飞,助力当地实现“从行政村到自然村”层面的“快递进村”。

业内人士坦言,由于农村用户居住分散,物流成本高,导致农村快递价格与成本普遍倒挂。县乡村三级快递行业运营压力增大,亟须集约化发展,降本提效。此外,由于农村快递业务标准化程度低、快递企业之间资源分散,仍存在快递物流企业网点重复建设、信息共享难、资源不互补等问题。

“发展农村物流,应因地制宜进行‘入向物流’与‘出向物流’规划建设,既要外面的商品进得来,又要村里的农产品出得去。”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副院长王晓平说。

合力完善物流体系

随着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按下快进键,农村电商发展迅速,交易规模不断创新高,对农村物流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杨达卿看来,无论是传统电商还是新兴的社交电商货直播电商,只解决商流畅通远远不够。小农户对接大市场,还需物流畅通作为基础支撑,以助力电商落地,保障农副产品高质高效到达消费者手中。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深入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农产品出村进城,推动城乡生产与消费有效对接。今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提出,统筹农产品生产地、集散地、销售地市场建设,加强农产品流通骨干网络和冷链物流体系建设。

杨达卿认为,“村村通”的内容需要进一步丰富,在“通路”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通商”和打造储运物流网。“要加快完善县乡村三级农村物流体系,即县级仓配网点、乡镇配送网点、村级分发及揽收网点。要更多推进统仓共配,实现多家企业共同建仓,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投资,也提高企业收益。要大力发展特色农产品电商,以‘商流’吸引更多快递企业布局农村市场。”

业内人士指出,加强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借力”是主要突破口。例如,一些地区通过客货邮合作即“城乡客运+农村物流+邮政快递”模式,提速“快递进村”;还有一些地区积极探索“政府引导、市场主体、末端共配”的运营模式,鼓励快递企业联合入股,在乡镇进村环节创新共用配送网络。

王晓平认为,加快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要注意做好顶层设计和规划,谋划好各类新基建投资参与主体,调动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既要最大限度发挥投资带动作用,又要尽量避免重复投资和建设。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