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街头,如果你看到一家药店,那么这一条街上很难再有第二家。设定药店间距限制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恶性竞争,避免药店扎堆,此前包括北京、上海、天津等在内的多地都曾对药店的选址间距提出要求,从50米至350米不等。

继上海之后,近期北京也出台政策取消了药店间距限制,而连锁药店上市公司,似乎早已察觉到春江水暖,面对政策层面提供的发展机会,纷纷开始了新一轮的规模扩张之路。

买便宜药不再长途跋涉

“很多行业开店都有规矩,有的是明文规定,有的是约定俗成,比如餐饮行业可以扎堆聚集,但完全同质化的店铺一般不会比邻而居,而零售药店要求更严格,一条街上往往只有一家。”加简诚除商务咨询董事长韩磊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为北京的药店客户提供选址服务是最耗时费力的,因为有药店距离限制。

近期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药品零售经营许可审批改革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中,取消了北京市新办药品零售企业应与已有的药品零售企业之间350米以上可行进距离限制要求,对新申请的药品零售企业,或原药品零售企业申请变更注册地址的,与已有药店的距离不再作为许可审查条件。

今年3月上海市药监局也发布通知,取消新开办药店间距限制要求,将药品零售企业筹建审批与验收程序合并执行,简化审批流程。此前江苏、辽宁等省市也取消了开办药店设定的间距限制,支持药品零售连锁企业跨区域开设门店。

北京看懂研究院医疗研究员陈乔姗对《证券日报》表示,由于有严格的药店经营面积和间距限制,医药零售市场长期呈现局部垄断局面,今年随着各地落实国务院文件放开门店限制,医药零售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集中化进程,无论是对个体药店还是连锁药店而言,都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机遇。

这意味未来各地零售药店将出现“门对门”的竞争环境,虽然加剧了药店间的竞争,却也给消费者带来极大便利,刺激了药店降低药价提高服务质量。

家住北京西城的李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他时常要去药店购买一款降糖药,但周边几家药店似乎统一了高售价,只有离家2公里外的一家平价药房售价最便宜,因此他每月都要特意去买药。他说:“如果药店够多,互相竞争下药价也就降下来了,不像现在一样,周边只有这一两家店没法做对比。”

连锁药店上市公司加速规模扩张

此次各地药品经营许可审批事项改革,还取消了开办药品经营企业的筹建审批,如上海和北京都将原来的“先筹建”、“后验收”两个审批流程合并为“新开办”一个流程。北京地区还允许医药零售企业在门店内、大型交通枢纽、旅游景区、大型购物中心等区域设立自动售药机,满足公众24小时购药需求。

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也鼓励了连锁药店上市公司的扩张热情,益丰药房董事长高毅在公司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未来开店速度每年会大于或等于2000家。益丰药房规划在最近两年内新进一个省份,三年内新进两个省。

“扩张”也成为一心堂2020年的年度词汇,其在2020年新开业门店1155家。一心堂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未来三年,川渝地区是公司第一重要拓展区域,山西、广西、海南、贵州是第二拓展区域。

中国本土企业软权利研究中心研究员周锡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连锁药店的扩张需要资金、品牌、人才的全方位提升,而资本市场可以为连锁药店上市公司的扩张提供低成本资金,同时上市公司的品牌影响力和规范的管理体系也有助于商业模式规模化复制。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随着互联网医院和互联网药店的兴起,线下零售药店正在面临越来越严峻的竞争考验。一方面企业要加大互联网服务转型力度,凭借布局优势与互联网医院建立合作,共享医药终端零售资源,另一方面必须扩大自身规模,用规模优势降低经营成本,承担起医药“最后一公里”的责任。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