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中旬,淮安市的张先生向新华日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反映:自己带儿子于2019年1月,在南京市鼓楼区华富大楼的名为“新生植发 ”的机构做了植发手术,共计植发4000个单位。当初机构称植发存活率为95%并签书面承诺书,保证达不到95%存活率会退款,而如今距离手术已经两年过去,植的头发却全都掉光。儿子因植发失败,心情也更加郁闷焦虑, 现在想要找机构维权退款却十分艰难。

广告宣传很吸睛 植发效果却不理想

4月20日,张先生接受记者采访说,儿子今年20出头,因为受到脱发严重,便一直想要做植发手术,提升形象。 偶然在网上看到新生植发的广告,被照片上植发客户的对比照所吸引,便拨打电话咨询。“ 后来他们客服很热情,天天打电话发微信让我去机构试试看 。”

因为经不住对方软磨硬泡,2019年1月便带儿子去做了植发手术。“当时机构还和我们签了一份承诺书,说植发后保证有95%存活率,这让我们更加相信他们了。”回忆起当时情景,张先生摇摇头,叹气说道。

在张先生提供的承诺书上,记者看到第三条规定是“如手术一年以上移植部位或移植区域内头发未成活,本院将退还手术费 ”,落款红章为南京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这家名为“新生植发”的机构,全名为南京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 ,登记机关为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做完手术后,张先生又按照机构要求多次前去护理保养,然而一年后,儿子植的头发大面积脱落,效果十分不理想。“ 新生植发”医师解释称,还要再过段时间, 到两年时头发就能长到最高峰。

“如今已经两年多过去 ,他们承诺有95%存活率,可现在植的头发全掉光了!” 张先生愤懑地说:“ 植发手术费加护理吃药,累计花费已经4万多 ,找他们协商退款却百般推脱。 ”

原来在今年4月初 ,张先生就多次找新生植发协商无果。万般无奈下,张先生拨打南京市12315进行投诉。 因为植发失败属于医疗纠纷,按照相应部门职能,最终由南京市鼓楼区卫健委出面协调处理。

4月13日,在南京市鼓楼区卫健委医政科工作人员的协调下,“新生植发 ”提出赔偿8000元,加免费进行二次补密手术的方案。面对这个赔偿方案,张先生无法接受,他说:“我已经不相信他们的植发技术 ,儿子也不愿意再受罪做手术,必须按承诺那样全额赔偿我。 ”

多次协商无果,张先生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对此,南京市卫健委医政科工作人员解释,医疗纠纷就是不断协商解决,实在达不成一致,就只能申请医疗鉴定,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4月29日上午,记者以张先生朋友身份 ,同张先生一起去医院再次协商 。见面后,南京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负责人刘女士带着记者及张先生 ,走到二楼一间办公室门口 ,冷冷地说:“我们只能和你谈,你带的朋友不能进。”在房间里,记者看到长座沙发正对面有一台摄像机,正架在三脚架上准备拍摄。

在刘女士多次要求下,记者退出办公室去医院走廊处等候,刘女士随即将房门“砰”一声快速紧闭。半小时后,张先生走出房门,向记者摇头说:“协商又失败了,现在说可以赔12000元 ,但要求把所有合同交给她 ,我没有答应,他们人多势众还用摄像机录像搞得人很压抑 。”

脱发焦虑低龄化 植发手术“不便宜”

据了解,像张先生儿子这样选择植发改善形象的人不在少数。 业内人士介绍,市面上所说的植发手术其实是毛囊的种植,一般就是从毛发较多的后枕颈部提取毛囊到需要种植的位置,移植后成活的毛囊可继续生长。

“像我们程序员,熬夜加班做项目是家常便饭, 今年明显感觉自己掉的头发变多了。”在南京某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李桥边说边撩起额头比划:“唉,发际线这么高显得人很老气, 家里介绍相亲也没自信去。 ”4月10日,李桥告诉记者,自己最近正在咨询植发机构,准备趁假期去做个植发手术补救发际线。

正在南京邮电大学读研二的胡小婷同学也有同样的焦虑,她一直觉得自己脑门太大不美观,想要植发提升颜值,“ 我植了1000多单位花费2万左右,虽然也心疼但想变好看就要舍得花钱,况且植发随便做做都要万元起步。”

根据某医美类app发布的《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表明,中国脱发人群越来越呈现年轻化趋势,80、90后人群中脱发比例已超过35%,在男女比例上60%为男性,40%为女性。 天眼查数据显示,江苏省目前有超过1100家企业经营范围含“植发、生发、养发、头皮护理”。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工作压力陡升,脱发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普遍面临的问题。

植发机构差异大 治疗费用悬殊几十倍

4月份,记者走访南京市多家植发机构发现,植发价格高低不一,一个毛囊价格为10到20元之间。这也就意味着一次移植1000个毛囊单位,需要花费1万元到2万元。而一次植发手术除去移植费用外,还需要支付开台费、养护费等多种名目费用,这些费用则更灵活多变,从几百元到上万元高低不等。

不仅报价各有不同,各家植发机构给出的治疗建议也千差万别。

记者去到位于南京市秦淮区的韩辰整形美容医院咨询植发事项,负责植发科的王医生在使用毛发检测器检测后对记者说:“你的头发很好啊,不需要植发。给你开些养护药物调理下吧,也就300多块钱,植发可是要好几万的。”

从韩辰整形美容医院出来后,记者又转身去往紧邻韩辰整形美容医院一步之遥的雍禾植发(南京分院)咨询,一名袁姓咨询师简单用手拨拨记者头发后,粗略估算下说:“前面发际线已经很危险,需要植约600个单位,现在推荐两种植发方案你看看想要那种?”

随后,她在纸上列出两种方案价格——方案A需付8700元,而使用“高技术”的方案B则要13000元。

两家植发机构相隔不到百米,给出的治疗方案价格却相差几十倍。在短短1小时里,同一个人的头发从“没有问题”变成“发际线很危险”,这不免令人感到诧异。

尽管价格昂贵,但是植发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在微博、贴吧等各大网络平台,不少用户反映植发后效果不佳,毛囊存活率远远达不到机构承诺数量。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阅发现,在江苏苏州、南京等地有多例因植发失败而产生的纠纷案件。

协商不成可起诉 治理还需多方发力

对于淮安市民张先生这类的遭遇,北京市中银( 南京) 律师事务所李平律师认为:“根据《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修订稿)》第六条规定,新生植发医院涉嫌违法宣传,所签的承诺书是无效的。”李律师指出,对于无效合同,医院应当返还患者全部费用,并根据损害程度进行相应赔偿。“在合同无效情形下,双方协商未果的,建议准备好诉讼材料和证据,向人民法院起诉。如果未经司法程序进行鉴定,不仅花费多,而且鉴定结果也不会被法院采纳 。”

此外不少消费者反映,在实际植发过程中,最先接触到的往往不是医生,而是所谓的“咨询师” 。这些咨询师大多没有专业医学背景,更缺乏美学素养。他们往往以盈利为主要目的,扭曲夸大事实诱导消费者进行植发或护发等消费。

业内人士建议 ,植发市场规模不断扩大 ,需要尽快完善行业标准 ,加大监管力度。卫生、工商、网信、公安等各部门应创新执法手段,联动执法,严厉打击“非医疗美容场所从事医疗美容治疗、非正规培训的专业医师执业、非合格的医疗美容产品使用”等“三非”乱象。同时,要规范植发项目的收费标准,建立植发行业人才培养体系,提升诊疗水平。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