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健康时报 记者:王永文

6月以来,健康时报记者根据12309中国检察网官网的披露信息统计发现,截止6月15日,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已经有至少10位医药人被捕,其中有药企法人、医药代表、产品顾问等。

9份诉讼书,行贿理由皆为“扩大销路”

记者查询北京丰台近日公布的8份起诉书发现,累计9名涉案医药人中,除胡某某被刑事拘留外,其余人均被逮捕,行贿对象涉及北京多家知名三甲医院、社区医院的医生,行贿理由都标识为扩大药品销路。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公布的一份起诉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9月间,被告人白某某在代理北京某有限公司药品期间,为扩大药品销路,给予某甲医院、中国科学院某医院多名医生药品回扣款、统方好处费共计人民币6.8万余元;其伙同张某甲(另案起诉)给予中国科学院某甲医院、乙医院多名医生药品回扣款共计人民币36万余元。

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以扩大药品销路为目的带金销售确实能迅速推动产品销量,但药品不同与一般商品,以贿赂医生带动的销量或有过度医疗、开大处方等嫌疑,患者用药安全无法有效保证。

为了有效打击带金销售和规范医药代表规范推广,2020年9月,国家药监局发布了《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了医药代表的主要工作任务为拟定医药产品推广计划和方案;向医务人员传递医药产品相关信息;协助医务人员合理使用本企业医药产品;收集、反馈药品临床使用情况及医院需求信息。并且文件明确强调,医药代表不能承担销售任务。

广西近30位医院管理者被查

药品带金销售除了药的层面监督、治理外,医的治理层面也同样不可或缺,例如避免过度医疗、规范医院管理、严查行贿等。6月11日,据广西纪检监察网消息,钟山县中医医院原副院长刘瑞俊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之便,在医疗设备采购和工程项目建设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涉嫌受贿犯罪。

在刘瑞俊之外,记者注意到广西近五年来,陆续有将近30位医院院长等管理层被查,其中在今年2月被查的广西中医药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唐农尤为业界关注。简历显示,唐农在2000年11月—2005年11月期间担任广西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后续一路升职到广西中医药大学校长,在业界也是著名的中医学者、教学名师。

“在学校、医院基建和医药、医疗设备采购项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在广西纪检监察网发布的《广西中医药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唐农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一文中显示。同时,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隐瞒不报个人房产,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几乎在唐农被查的前后,广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钟山县中医医院原院长陈建红、钦州市钦南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何显锋、岑溪市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陶健钊等人的被查违规选项中有医疗设备、药品采购等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涉嫌受贿犯罪的条目。

在治理带进销售方面,除了医药、医疗层面的重点监管外,医保也进行密切关注。6月15日国家医保局发布的《医疗保障法(征求意见稿)》指出,若医药企业以低于成本的报价竞标,或者以欺诈、串通投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方式竞标;给予医疗保障经办机构、集中采购机构、定点医药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等贿赂行为,情节严重的将限制或中止相关医药企业或相关药品、医用耗材参与集中采购;违反其他法律、法规的由有关主管部门依法给予处罚。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