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每日财报 记者:楚风

6月15日晚间,延安必康披露公告称,鼎源投资以其控股股东新沂必康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新沂必康进行重整。上述法院现已受理此案。

控股股东新沂必康并不是一个省事的股东。近几年来,新沂必康已惹出不少事端,给上市公司增添大量负面消息。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曾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44.97亿元,甚至通过财务造假掩盖此事,导致分拆子公司上市计划搁置。

延安必康业绩已连续4年负增长,并于2020年陷入亏损。其借壳上市后频繁扩张,使得业务类型相当杂,医药生产主业反而变得弱势,新业务拖累整体表现。其医药生产业务贡献主要利润,但规模已大大缩水。

控股股东遭申请重整,此前曾掏空上市公司

截至目前,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持有延安必康股份数量约为4.72亿股,占总股本比例30.81%,但已有4.70亿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公司股份99.66%。新沂必康因不能如期偿还债务,遭鼎源投资向法院申请重整。

延安必康对此表示,法院裁定受理新沂必康重整,新沂必康能否重整成功和重整方案存在不确定性,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新沂必康如果成功实施重整,将有利于改善控股股东资产负债结构,新沂必康如果引入战略投资者,也有利于公司稳定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持有上市公司股票遭受司法拍卖。新沂必康持有的81,617,327股将于2021年6月21日至22日被司法拍卖,占总股本5.33%。若此次司法拍卖完成,将导致控股股东被动减持。

新沂必康所持的股份已不是第一次拍卖,此前两次拍卖流拍。2020年11月23日至24日,新沂必康所持有的37,367,976股遭司法拍卖,占总股本2.44%,但拍卖无人问津,最终流拍。第二次拍卖于2020年12月27日至28日举行,但仍无人出价,拍卖再次流拍。

2021年2月23日至24日,司法最终将37,367,976股强制转让给国泰君安(16.830, 0.01, 0.06%)证券。新沂必康持有的股份流拍,也表现出机构及投资者对延安必康极不看好。

新沂必康给延安必康惹出的麻烦,最大的负面消息莫过于非经营性占用资金44.97亿元,甚至通过财务造假试图掩盖。2020年3月份,延安必康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最终查明,其存在对上市公司44.97亿资金违规占用、虚增货币资金36.63亿元及信息披露内容不准确、不完整,存在误导性陈述等违法事实。在此之间,部分资金还通过中间方流向李宗松实际控制的江苏北松健康产业有限公司。

为掩盖资金占用,延安必康通过虚假财务记账、伪造银行对账单等方式,在2015年至2018年虚增货币资金共计36.63亿元。直到被证监会查明后,新沂必康至2020年9月17日才完全归还44.97亿元占用资金。

延安必康本来打算将股子公司九九久分拆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却因实控人受行政处罚而搁置。分拆上市未成,其作价22.27亿元向新宙邦(89.000, 2.00, 2.30%)转让九九久74.24%股权,同时作价3.9亿元向九九久科技及其法定代表人周新基转让九九久13%股权。

去年业绩亏损逾10亿,医药制造业务大缩水

延安必康成立于2002年,曾在2015年登陆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第19位,并于2015年借壳“九九久”登陆深交所上市,市值在2018年达到最高点522亿元。延安必康借壳之时,业绩承诺是在2015-2017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65亿、6.30亿及7.20亿元,但承诺期过后业绩突然变脸。

2018年至2020年,延安必康实现营收为84.47亿元、93.29亿元和69.53亿元,实现净利润为4.042亿元、2.397亿元和-10.43亿元。其净利润持续负增长,2020年大幅下滑534.95%,扣非净利润更是大降1237.62%。

对于2020年业绩猛降,延安必康解释为经对在建工程进行核查,发现因原设计不符合最新防火标准,同时由于暴雨导致部分室内工程受损严重,需要重建,预计减值3.66亿元;且针对应收账款公司采取谨慎原则补提坏账准备,据2020年年报显示计提2.77亿元。

延安必康非主营业务计提资产减值共计8.42亿元,那么剩下的亏损金额应由主业所致。《每日财报》注意到,医药生产业务收入占总营收比例仅为14.83%,但该业务毛利率达到58.59%,贡献利润比重69.11%。

近几年来,延安必康医药生产业务规模逐步缩水。2018年至2020年,医药生产业务实现收入为24.47亿元、20.26亿元和10.32亿元,实现利润为15.64亿元、12.24亿元和6.04亿元。其中,2020年该业务营收与利润缩水超过一半,对净利润影响重大。

事实上,延安必康其他业务也出现不同程度的缩水,2020年营收同比下降25.47%。而延安必康对业绩亏损解释为资产减值所致,似乎不能完全站住阵脚。

上市后业务扩张,医药制造质地存疑

6月15日晚间,延安必康还披露下属公司临时停产公告,天时化工主产品苯甲醛产销情况不佳,2020年业绩亏损,至2021年经营情况仍未改善。此外,天时化工所在园区区域环评未能到位,技改扩项目无法通过审批。经过利弊权衡,其决定将天时化工停产。

延安必康属于医药制造企业,但实际上其涉及的业务类型相当多。自借壳上市后,延安必康便开启“买买买”进程,一年之内增添了多个与主业无关的业务,包括化工类、新材料类和新能源类等。

直至今日,化工类、新材料类与新能源类实现收入为13.7亿元,实现毛利润为4.18亿元。其中,六氟磷酸锂和三氯吡啶醇钠分别亏损2.45亿元和7914.92万元。

除此之外,延安必康还在2016年收购小营制药,在2017年收购润祥医药、百川医药,自此增添医药商流通业务。此后,其医药生产业务规模逐步萎缩,医药流通业务规模缺逐步扩大。2020年,医药商业类业务贡献64.12%营收,贡献利润比例仅为30.89%。

延安必康说是医药制造企业,还不如说是医药流通企业。其大手笔频繁收购也种下“苦果”,多家并购企业业绩未达预期,2020年商誉达到16.41亿元。

即便如此,延安必康也没有停下并购扩张的步伐。2021年一季度,其全资子公司陕西延安投入不超过1.1亿元、6000万元和1.8亿元收购兴邦健康持有的鑫和医药70%的股权、康力药品物流70%的股权及青海新绿洲70%的股权。此外,陕西必康还投入7500万元向东方药业进行增资以获得其51%的股权。

延安必康曾为国内知名制药企业,但上市后似乎忘了初衷,医药生产规模逐步缩水,反而收购与主业协同性极低的企业,其控股股东更麻烦不断,其后续进展,《每日财报》也将持续关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