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6月美联储议息会议释放出的信号,总体来看是操作偏“鹰派”,声明更“鸽派”,美国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印证出这一点。受利率更敏感的美元指数、美债、黄金,在会议决议公布后均有持续性反应,美元指数大幅拉升至91以上并在后续保持高位,10年期美债利率升至1.57%,黄金持续走弱,而美股则呈现V型走势,在鲍威尔“鸽派”发声后出现反弹。

市场对美联储操作偏“鹰派”的解读,主要来自:一方面,6月加息点阵图显示的加息节奏和力度较前期加强。具体来看,在18名发布预期的官员中,有7人预计2022年将加息,较此前预期的人数多3人,人数占比将近40%;有13人预计2023年会加息,人数占比超过72%,较此前预期多6人,其中11人预计届时利率将超过0.5%,人数占比超过61%,表现为2023年末美联储将在当前基础上至少加息两次。

另一方面,美联储上调了其利率走廊利率。下限逆回购利率(ONRRP)和上限超额准备金利率(IOER)各上调5BP,使其分别升至0.05%和0.15%。为何美联储在此时上调?其原因是近期短端流动性过于宽裕,近期逆回购市场交易放量,存在部分回购利率和短期国债利率击穿利率下限的情况,若美联储放任短端流动性拉低利率下限至负利率,将冲击货币市场等资产,进而外溢产生系统性风险。此次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并未上调,利率走廊上下限调整后仍在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内,此次上调也并不会影响美联储、商业银行和货币基金的资产负债表结构,可见并不能将此次上调解读为美联储加息以及实施货币紧缩的信号。

此外,部分市场认为较“鹰派”的信号,来自于通胀预期的上调。鲍威尔在会后的讲话中虽仍坚持高通胀的暂时性,但也承认未来通胀可能远超目标且更持久,可见美联储对短期通胀的判断也在向现实回归。在6月所有经济数据预测调整中,针对2021年的核心通胀PCE预期调整变化最大,由此前的2%左右调升至3%。但美联储对美国2022年-2023年核心通胀预期依然保持2%左右,反应出美联储并未改变其对未来通胀终将回归常态的判断。

相比之下,鲍威尔声明更偏“鸽派”,对市场所解读的“鹰派”信号均有一定反击。具体体现在:当下美联储并未对购债计划作出任何变动,针对Taper(缩减购债)的表述也未有更多实质内容;5.8%的失业率低估了就业缺口;虽然加息点阵图偏“鹰派”,但鲍威尔表示“不要试图通过点阵图来判断未来的利率走势,它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现在谈论加息不合时宜,我们距离目标还很早”;针对高通胀也主要归因为供给瓶颈、招聘困难和其他制约等结构性因素;对于上调准备金利率等举措,鲍威尔强调:“这种技术性调整对联邦基金利率的适当路径或货币政策立场没有影响。”

展望未来,随着美国群体免疫屏障的建立和救济金政策的退出,美国就业缺口将得到弥合。疫苗在全球范围的外溢,也将逐步缓解供给瓶颈所带来的高通胀问题,相关问题的积极变化,将在未来一个季度的时间窗口去观察和验证,预计9月美联储的议息会议将释放出更多变化信号。不过,目前暂也不能排除,救济金退出可能对就业提升的作用并不尽如人意,或者美联储愿意增加对经济情况的观察窗口而不急于Taper。由此看,未来美联储的操作节奏上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投资者不应过早、笃定预判其操作。

金鹰基金权益研究部策略研究员 金达莱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