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骆轶琪

疫情反复将导致今年东南亚智能手机市场反弹乏力。在较大不确定性之下,能否快速适时调配相应产品系列和渠道节奏的准备,对手机产业可能将是一个持续性命题。

传播力更强的新冠肺炎变异病毒正持续影响着全球硬件产业链。

手机渠道商刘言自2019年就开始关注并布局越南市场,但受疫情影响,他至今都还没有真正开启在当地的业务运转。

“原计划今年会打通越南的业务,但我目前已经全面推迟了。”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至今不确定性依然较强的情况下,他更愿意稳妥一些。他此前已经摸清当地政策和梳理好了当地关系,也敲定好在越南的合作伙伴,前期工作已基本上筹措完毕,就差“开启”这个动作。“当然我会一直紧盯越南市场,等时机到了会立刻启动。”

刘言其实是手机产业链厂商的一个缩影。近些年来,随着越来越多手机制造商搬迁到越南,这里正逐渐成为全球备受重视的制造区域之一,尤其三星就有不少手机产自这里。不止如此,OPPO、vivo等厂商也在不断加码对当地的投入力度,在近些年分别拿下东南亚部分国家市场的Top销售地位。

但正在快速蔓延的疫情,以及部分国家执行的短暂却影响巨大的封锁举措,无疑正影响到手机产业链在当地的一系列运转及未来的计划,而东南亚诸国对于线上渠道的接受程度目前还比不上印度。

在较大不确定性之下,能否快速适时调配相应产品系列和渠道节奏的准备,对手机产业可能将是一个持续性命题。

全球12%的手机产自越南

越南手机制造业能力的积累,与印度的兴起有着相似的背景。

刘言向记者表示,相比印度,越南甚至有相对优良的营商环境。在印度可能还会面临需要应对不同部门的情形,但在越南面对的关节会相对简单,这就意味着在后者可以较快推动业务运转。

此外就是较为优惠的税收政策和人工成本,刘言指出,他所在的渠道侧人工开支其实与在印度不相上下。

“布局越南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可以作为业务更好走向欧美的跳板。”他向记者强调,当前印度的关税在不断增加,但假如从越南渠道出口欧美,将可享受较高比例的税收免除政策。

对于广大手机产业链从业者来说,部署越南也有产业生态的带动。

近些年来,三星在中国的工厂部署逐步退出后,就将重心放在了越南,苹果也有意将一些产业链在当地落子,由此造就了产业层面越南的吸引力。

Counterpoint移动设备和生态系统研究总监Tarun Pathak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今,电子市场正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越南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其手机制造产业。“据我们统计,越南贡献了全球近12%的手机产量,其制造地位仅次于中国和印度。”

这其中,三星的表现最为明显。Tarun Pathak续称,因为越南手机出口总额的72%来自三星,因此疫情可能会对手机出货带来影响,其中三星的受影响程度会相对大。“然而,这些病例数很可能会下降,因为当地在早些时候为遏制病毒做了大量工作并采取限制措施。疫情总体会带来短期影响,可能会导致产能在几周内低于平均水平。”

另有产业链观察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手机硬件组装环节看,三星的确占比达越南整体的约六成,另外的组装厂主要还有富士康和本地厂商,其中富士康在近期主要为谷歌代工,但由于谷歌所需体量不算大,因此其他厂商受疫情影响较小。

“我们的确听到三星相关供应链在近期陆续有过确诊病例的消息,但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在6月已经在正常复工。”该名人士续称,而在苹果生态链中,IoT代工厂商的比重应该会高于智能机,目前富士康在越南并没有为苹果做相关智能机产品。

IDC全球硬件组装研究经理高鸿翔则告诉记者,从全球范围内的组装占比来看,中国目前仍然贡献了近七成份额,此外是越南和印度大约都在一成上下,剩余的小份额还来自部分其他国家。

“手机组装可以大概分为需要高精密机器设备和技术员工的前端组装,以及需要较多人工的后端组装部分。目前越南和印度市场承接的组装会以偏后端组装为主。整体来说,手机组装生态外移的趋势会相对慢。”高鸿翔进一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其原因在于,手机供应链生态在中国相对完备,且中国厂商占比较高,此外,智能机的组装工艺相对复杂、对技术和设备要求较高,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其他国家所消化。

线上促销正在加速

生产制造方面国内核心厂商受到的影响可能较小,但东南亚市场还是国内诸多头部终端大厂的重要聚集地。尤其在近些年来,OPPO、vivo相继冲破三星的围剿,轮次夺下其中部分国家的销售冠军地位。

这一定程度与这些国家的消费习惯与国内相近有关。有手机公司内部人士此前曾告诉记者,东南亚与印度市场有所不同,印度的电商渠道近些年逐渐成长,但东南亚的电商才刚刚起步。可想而知封锁举措将或多或少为这些大厂带来短期影响。

Tarun Pathak向记者分析,封锁举措可能会影响一些关键东南亚市场第二季度的智能手机销售。“相比疫情之前正常销售时期的2019年第二季度,我们预估今年Q2会有5%的销售下滑。但同时,线上渠道的销售也会同比增长,前几年线上渠道比重仅在10%,但目前已经贡献了16%,我们预估到2021年底线上比重将达到18%。”

他进一步指出,OPPO、vivo等主流中国品牌近些年来在东南亚大举扩张,并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等市场争夺第一名的位置。“平均而言,它们大约有五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这些国家,而OPPO、vivo在这些国家的线下细分市场占有更大份额。因此如果这轮疫情在更长一段时间内冲击这些国家,那么对这些品牌的全球市场份额可能会带来1%-2%的影响。”

Strategy Analystics高级分析师吴怡雯则向记者分析,目前来看,东南亚疫情对OV的影响程度有限,因为这两家大厂今年的增量主要还是来自中国和西欧市场。

“我们认为疫情的反复将导致今年东南亚智能手机市场反弹乏力。疫情负面影响了当地居民对可支配收入的预期,以及企业生产和物流的效率。”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加上封锁和购物习惯的被动改变,企业的线下市场推广活动有效性将会打折扣。“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看到终端厂商纷纷加速了在线上手机市场的投入,并结合当地情况增加了促销力度。比如OPPO在印度尼西亚市场加大了在斋月节的线上促销。”

长期来说,不同于已经是红海的国内市场,东南亚智能机市场依然有着较大发展空间,受访人士都抱乐观预期。

Tarun Pathak指出,东南亚市场仍然具备弹性。“我们可能仍然会看到这些市场整体8%的年增长率,尤其是2020年受疫情影响有相对低的销售基数。”他认为,随着疫情蔓延时期在线学习、游戏等需求不断增加,智能手机使用率上升,由此带来的设备磨损有望支持这些国家换机周期的持续强劲。

吴怡雯也表示,这些国家的用户购买智能机需求始终存在,当然疫情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需求的波动性,经济不确定性又导致了消费降级。“但从乐观的角度,疫情将加速东南亚地区线上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而这更有利于小米和realme等以线上入门级智能手机见长的品牌。”

(文中刘言为化名)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