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证券之星

近日,半导体板块的“一飞冲天”,让银河基金旗下的创新成长混合也跟着火了一把。但除了该产品外,银河基金其大多数权益类基金依旧反响平平。并且相较去年底,银河基金净资产规模下降了47亿,为1079.80亿,今年以来规模“退步”明显。

资料显示,银河基金成立于2002年6月,作为券商系基金公司,近五年规模成长迅速,从2016年中的304.65亿增长至目前的千亿规模,在中型公募里表现亮眼。但近年来,由于增长端的权益类产品表现不佳,以及迷你基、“一拖多”等问题,规模增长或面临瓶颈。

固收当道,权益失策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银河基金固收类产品(债券型、货币型)总规模达694.83亿元,占比超过六成,近6月平均收益率1.83%,略低于同类2.07%。

虽然固收类占大头,但支撑其近几年来规模增长的,却是权益类产品。

资料显示,银河基金权益类基金规模从2019年末的200.34亿元升至2020年末的422.13亿元,呈翻倍式增长。其中,混合型基金从2019年末的169.83亿增至2020年末379.65亿,贡献最为突出。但从业绩表现来看,银河基金对于此类产品的操盘能力似乎还欠缺火候。

天天基金网显示,今年来银河基金旗下共有13只权益类产品收益告负,其中银河旺利混合更是以-18.23%的收益率位居亏损榜首,银河龙头股票、银河消费混合亏损幅度也超过了5%,多只产品位居同类倒数。

(银河基金部分亏损产品,数据来自天天基金网)

以银河旺利混合Ⅰ为例,该产品基金经理为蒋磊,规模从2020年初的6.33亿一路下挫,到三季度跌至0.67亿元。从过往持仓来看,该产品从去年一季度开始,主要押注消费和制造业,贵州茅台、上汽集团均位列去年一季报和半年报前十大持仓。但到了三季度,或由于基金被大幅赎回,持仓风格忽然转向科技医药,中芯国际成为第一大持仓股。

(银河旺利混合Ⅰ净资产变动,来自天天基金网)

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自成立以来,机构持有比例一直是100%,在去年净值遭遇回撤后,便遭到机构的“无情抛弃”。

净值回撤引发规模大降,该产品可谓是银河基金旗下众多绩差基金的缩影。分析持仓可以看出,亏损基金多数重仓了消费、医药等热门大盘股,在今年一季度行情中回调幅度较大。

迷你基和“一拖多”问题待解

或受净值表现不佳影响,银河基金目前存在相当数量的“迷你基”。

截至目前,按未分拆计算,规模在5000万元以下的产品数量高达25只,接近总量的1/4,其中有四只产品规模更是跌至0元。

值得注意的是,规模前五的基金中,仅有银河创新成长和产业动力混合为权益类产品,分别以142.86亿和25.09亿的规模位列第一和第五,规模较大的产品主要以债基为主。

另外,以未分拆计算,银河证券旗下111只基金只配备了18名基金经理,平均每人管理数量达6.17只,基金经理们可谓是“压力山大”。

其中蒋磊、刘铭更是“中流砥柱”,管理数量均超过20只,分别达22只和26只,管理规模达139.52亿和92.98亿,以固收类产品为主。而郑巍山虽然只管理着4只基金,但受益于创新成长混合的热度,掌管资产规模也来到了149.12亿元。

除了郑巍山以50.34%的高收益率“鹤立鸡群”外,银河旗下大多数基金经理的收益率并不是很理想。但郑巍山作为任职时间仅有2年42天的“新人”,由于押注的科技股赛道近两年表现突出,能力或存在一定程度的“水分”。其在管的其他两只基金,今年来的表现并不是特别亮眼。

(郑巍山在管产品表现,来自天天基金网)

对于基金公司来说,产品经理的投研能力是维持长远发展的根基所在,但目前看来,迷你基和“一拖多”问题在短期内依旧无法解决,这一短板或将掣肘公司发展。在权益类产品热度持续高涨之际,银河基金的规模能否持续增长,还存在诸多变数。

骨干基金经理流失 增长或面临瓶颈

除了上述种种问题,本就人才稍显匮乏的银河基金,今年来还面临数名骨干基金经理的流失。

6月7日,银河基金旗下7只基金(各类份额合并计算)发布变更基金经理公告,楼华锋因个人原因辞职,于2021年6月5日离任7只基金,涉及银河量化价值混合、银河量化优选混合、银河沪深300指数增强、银河和美生活混合、银河量化稳进混合、银河高股息LOF、银河定投宝腾讯济安指数。

资料显示,楼华锋先后就职于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分析师、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信用业务高级经理、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分析师。2015年8月加入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数量与指数工作室负责人、基金经理。楼华锋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86.31%。

在今年三月,在职时间达18年的“常青树”——公司副总经理钱睿南同样因为个人原因离职,离职前管理的目前管理着银河现代服务主题和银河稳健混合两只基金,产品均取得不错的长线收益回报。

数位骨干经理的离职,让人才队伍欠缺的银河基金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尚未培养出新的“知名”经理前,这家千亿公募在声量上或将面临缺位。

此外,在2020这一公募发行大年中,公司并未借助郑巍山如日中天的业绩趁热打铁发行新基。去年新发的银河龙头股票由祝建辉操盘,最终只募集了约3.8亿元。虽然神玉飞的银河产业动力混合在今年初“扳回一城”,募集了26.17亿,但与爆款创新成长混合仍有较大差距。

对银河基金来说,目前还有诸多问题待解,尤其是人才储备亟需补强。只有投研能力得到保障,公司的资产规模才能“更上一层楼”。

推荐内容